《乐队的夏天》给中国乐队增加三重厚度

  《乐队的夏天》给中国乐队增加三重厚度

  新裤子乐队成员。

  【娱论·聚光灯】

  2019年夏,各平台的竞演类综艺不光数量众多,口碑也纷纷比2018年有所上涨,相比去年死气沉沉的局面,2019年推出的全新综艺《乐队的夏天》某种程度上成了那一条“搅局”的鲇鱼。自从五月开播,《乐夏》的口碑和收看人数的曲线并不像很多竞演综艺那样随着节目的播出而逐渐走低,反而还渐渐增加了(某平台评分7.4上涨到8.7)。这种在竞演类综艺中较为少见的态势表明,《乐夏》不仅依靠新的体裁、频出的话题得到了不错的热度,也凭借丰富的阵容和优质的节目铺垫了相当的厚度。昨晚,《乐夏》迎来了最后一期节目,五支队伍中的新裤子,成了这个夏天的赢家。而对于节目本身而言,对中国乐队增加的,恐怕不只是一个夏天。

  □优作(乐评人)

  “乐队人”群体的厚度

  在《乐夏》开播之前,不少人认为成熟乐队竞演的模式是走不通的。毕竟一方面此前《超级乐队》(非韩国同名综艺)和《中国乐队》这两档节目收场都相当惨淡,而痛仰和子曰在《中国之星》里也显得格格不入;另一方面韩国《超级乐队》开启了新潮有趣的乐手拆分重组模式,并凭借他们各自的高超技艺收获了爆棚的口碑。

  人们看不出来这样一档固守陈旧模式的竞演综艺有什么理由可以获得成功。而31组乐队的出演阵容虽然豪华,但依据人们对“乐队人”的固有印象,这些家伙应该是那种抗拒上电视、不配合采访、最终造成冷场的综艺毒瘤。

  节目开播后的第一期多少也印证了这种担忧。然而从第二期开始,“乐队人”这个群体却展现出了他们的丰富和深厚,年轻的惊喜开始出现,老牌劲旅们也开始展现出他们的积淀。

  在中国各种类型的音乐人里,“乐队人”基本上是一种投入最高,回报最低的存在。相对于纯Vocal歌手练好自己的唱功就好,或是说唱歌手用相对低廉的成本就可以制作或购买电子乐的Beat,哪怕是练习生也往往有公司为其投入练习和制作作品的成本,做乐队的前期投入门槛是最高的。别说买一把Gibson或是Fender吉他动辄上万乃至数万元,即使是入门的Epiphone吉他没个几千块也下不来。除此之外,乐手还要购买各种各样的效果器、配件,并定期支出乐器的养护费和排练室费用。等真接到了演出,别人都是自己拿演出费,乐队都得好几个人一起分。在这种严苛的环境下,还能够选择去做这件事的基本上就是中国音乐人里面最理想主义的一批。对于他们来说,舞台上片刻的荣光和做出好歌时心中的喜悦,在生命中的优先级是要比其他物质因素高的。他们不太会去考虑“什么赚钱就做什么”,所以趋同性也就比较低。我们在《乐夏》里看到的乐队,每支都很不一样。理想主义的执拗塑造了刺猬乐队动人的故事线,塑造了海龟先生飘然世外的艺术家气质,也塑造了《乐夏》里中国“乐队人”丰富而有层次的整体呈现。

上一篇:《九层妖塔》侵权案二审改判:片方赔偿张牧野
下一篇:《乐队的夏天》完结了 乐队的明天呢?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